2012年11月12日

光復西岸:Kendrick Lamar《Good Kid, M.A.A.D City》


連月來學會了一個悠久卻不會用的詞彙,「光復」。看著家園被逐步摧殘,執政者無能,市民唯有親自動手,將搞事者驅逐,把損壞的修補,令失去的被尋回。其實一個地方去到需要「光復」的地步,表示情況已經十分壞,行動已經太遲。

所以當樂迷都期望Kendrick Lamar能夠「光復西岸Hip-Hop」,一來顯示大家對Kendrick的才華很有信心,二來也證實西岸Hip-Hop這幾年真的一池死水,要靠一個新人來打救。雖然Dr. Dre久久沒有新作、50 Cent不復當年勇、The Game又未能上位,但其實又何止西岸Hip-Hop需要救亡?撕去了用鈔票包裝出來的糖衣,根本整個Hip-Hop界也裹足不前,沒有太多令人眼前一亮的新人,即使我對J. Cole、Kid Cudi這兩名較主流的新星十分欣賞,也不否認他們離那個位置還是很遠。

很多朋友也十分喜歡Kendrick去年的《Section.80》,誠言我對這張專輯的好感不算高,而且在沒有實體CD推出的情況下,確實難以認同這是一張真正的專輯。今年終於在Interscope的協助下,推出了第一張正式的專輯《Good Kid, M.A.A.D City》。

雖然大家也期望Kendrick振興西岸,但任誰也知道這個目標其實沒有方向性,究竟West Coast Hip-Hop的雄風是怎樣一回事?即使坊間一致認為Kendrick的《Good Kid, M.A.A.D City》成功令西岸Hip-Hip翻生,其實專輯沒有提供明確答案,音樂亦與認知的西岸Hip-Hop不太相似,眾監製對節奏的處理都比較軟性比較Chill-out,慵懶得有聽Drake的錯覺。〈Money Trees〉是屬於南岸的,而〈Backstreet Freestyle〉這種相對有狠勁的歌曲,又傾向了東岸。

歌曲水準之平均,也是專輯聽起來「不夠西岸」的主因。對於聽慣了Gangsta Rap打打殺殺的聽眾來說,《Good Kid, M.A.A.D City》肯定是張沉實冷靜的專輯,一路聽下去也沒有高潮。Kendrick的flow仍是複雜多變,有時他與其他rapper合作,會認不出哪個才是他,但說實在他的演繹已沒有上張《Section.80》般凶猛,這點反而令不少Hip-Hop支持者大跌眼鏡。〈Swimming Pools (Drank)〉某程度上算是唯一的派台選擇,Party氣味與比較明顯的西岸節奏,不得不讚監製T-Minus在做這些歌方面進步神速。

〈Swimming Pools (Drank)〉被排在專輯頗後的位置,由此之後的數首歌曲都是《Good Kid, M.A.A.D City》中最出色的作品。〈Sing About Me, I'm Dying Of Thirst〉和〈Real〉分別是十二分鐘及七分鐘的大長篇,兩者都充斥著Hip-Hop音樂最惹人憐愛的蒼涼,〈Real〉對物質生活提昇個人品格的否定,也反映了他住在Compton多年的所感所想。

美國加州Compton市一向盛產rapper,也是Gangsta Rap及G-Funk重鎮,Ice Cube (及他的N.W.A.)、Dr. Dre、Dj Quik、The Game都是這片土地孕育出來的著名Hip-Hop名字。這個城市住著許多年輕黑人,可惜大部分都很窮,對物質的渴求比任何人都高,當地的治安自然不會好得那裡去。當年Tupac也是斃命於Compton黑幫的槍下,所以Compton市人口雖然不多,卻幾乎影響了80年代末至90年代的Hip-Hop發展。

Kendrick就是在這個地方成長的孩子,自小已視Tupac為偶像,甚至親眼見過偶像拍攝〈California Love〉MV的情況,長大後想做rapper是理所當然的事。專輯的壓軸歌曲〈Compton〉,就是歌者獻給這個地方的情歌,在Dr. Dre的客席演出與Just Blaze的監製下,〈Compton〉呈現出真真正正的西岸豪情。對於大家期望Kendrick Lamar能夠「光復西岸Hip-Hop」,或者只有這一曲才有作用,但實情是他在《Good Kid, M.A.A.D City》救的,已是整個Hip-Hop界給予樂迷的信心,這更重要。

Rating: ★★★★★★

沒有留言 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